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欣赏 > 文章内容页

王者荣耀的生活郭照辉

来源:沈阳文学网 日期:2019-6-10 分类:美文欣赏

王者荣耀的生活(小说)

郭照辉

我悟出一个道理:「原来成功并不难,只要赤身裸体,只要有把菜刀,便可勇闯天涯!」

故事情节如有雷同,请您不必对号入座。

1

老婆一大早又唠叨我,吓唬我再不吃药还要把我送到精神病院,他娘的,我就知道,她把我送走好和野男人乱搞,我看你才是神经病!是药三份毒,好人也能吃成病人,老子就不吃,我看你能把我咋样?

今天天气很热,穿这么多衣服太拘束了,他娘的!脱掉鞋多凉快。我要不是公司老总我他娘的衣服也应该脱掉,就穿大裤衩和背心。

说干就干,于是我浑身上下就剩下大裤衩和背心,刚要出门想到一会要开会,作为公司老总为了庄重就打了条领带。想到去公司还要开车,觉得应该先把车擦一擦,于是我又拿起墩布和水桶下了楼来到楼宇门前的一辆小车前擦了起来。刚擦没几下,小区保安走了过来。

「王大保,你干吗?」

「你眼睛有毛病?没看见我正擦车!」

「这是你的车吗?」

「废话,不是我的我擦啥?」

「这是二单元小赵的。」

「放屁。」

这个保安有事没事总爱来我家门口转悠,我怀疑他是看上我老婆了,所以从心里就不待见他。听完我说「放屁」他却笑呵呵地朝二单元门口走去,抬起头冲着楼上喊了起来,我还没擦完车二单元的小赵手里拿着把车钥匙走了过来。

「大保,谢谢你了,又给我擦车,我该上班了。」

说着他打开车门钻了进去,车一发动走了。

保安走到刚才小赵停车的车位满脸坏笑地看着我,我真想上去给他俩耳光,后来想想自己是有身份的人,不能跟这种没文化的人一般计较,冲他笑了笑把墩布和水桶放在车位上走了。

2

我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处理。昨晚老婆告我今天有市里的领导要来慰问我,让我别乱跑,在家等着。她呢,说是娘家有事,好像是什么什么人结婚,要住两天才回来。其实我心里很清楚,她肯定是背着我去给我戴「绿帽子」了,这种女人靠不住。我得收拾收拾家里,再买一挂鞭炮挂在门口,迎接领导们来。其实我是不需要什么狗屁慰问的,慰问是对贫困户,而我是一家公司的老总,有车有房有存款,我还想慰问别人呢。但老婆说这是市里的政治任务,年年都要派人来看我,还要摄像,必须配合,不配合就把我再送精神病院。没办法,人吗,不走的路还走三回呢。

我在小区门口超市买了一瓶酒、一包烟、一挂鞭赶忙回家擦抹打扫。家里也没什么可清理的,只有墙角、沙发底儿有我平常偷偷倒掉的饭菜。老婆总是乘我不注意把药碾碎撒到碗里,还自作聪明的以为我不知道,我乘她不备就悄悄连面带菜一股脑地倒掉了。

刚刚清理完就有人敲门,一开门,门口站着五六个人,打头的西装革履风度翩翩,紧跟其后的一人提着一袋面一人提着一桶油一人提着一袋米一人扛着摄像机一人端着照相机。

「西装」说:「这是王大保家吗?」

「对对对!我就是行不改名坐不改姓的王大保。」

「我们是市政府的,代表市政府来慰问你。」

「好好好,请进请进,来就来吧还带啥东西,咱们都是文化人别搞这些俗里俗气的东西。坐坐坐,你们先坐,我办个事。」

把他们让了进来我就冲了出去,点燃早已挂在门外的鞭炮。

他们对我这一举动却很不自然,不知所措,甚至扛摄像机的还有些局促不安。

治疗儿童良性癫痫病能治好吗

我得意地冲他们笑了笑说:

「没事没事,政府来了我总得表示表示吗,放个炮,没啥。」

「西装」向我忽悠了一堆「有困难找政府」、「有麻烦找工会」,说得我心里满高兴,但临出门时忽悠的「一定要注意按时吃药养好身体」让我很是生气,他……他娘的和黑龙江癫痫病专业医院哪里治疗好我老婆是一伙儿的。看在他刚才还给了我一千块钱的份儿上我没和他计较,毕竟咱是有身份的人,要注意场合吗。

3

晚上小区篮球场举办比赛,我在家里的阳台就可以清楚地看到全场,但我觉得没意思,还是现场热闹,于是我拿上我的文明棍下了楼。说是文明棍,其实就是花10块钱在地摊买的木头拐杖。

球场看台一圈已坐满人,我用文明棍捅了捅人墙,但硬是没人给我让个座,一怒之下我返家进厨拎起菜刀,打开酒对着瓶喝了一大口,点了支烟,猛吸两口,然后再次杀回球场。

这一次起了作用,首先是一名中年妇女瞪大眼睛看着我发出尖叫。说实话,她的尖叫声把我也吓了一跳,但我很快镇定了下来,一步一步逼向看台。看台上的人群听到那名妇女的叫声便像开了锅,没人再看刚才还热火朝天的比赛,所有的眼光都齐齐的向我射来,我成为全场的聚光点。我感觉我浑身向外辐射着光芒,那种成功人士高大上的感觉像酒精一样顺着血液瞬间循环全身。也就是说我一个人的魅力战胜了正在比赛的两支篮球队再加两个裁判。

比赛也因我耀眼无法进行,场上10名人高马大的队员都迅速站在看台边向我行注目礼,所有的观众都站了起来,这是多么昂贵的礼节啊?只有唱国歌人们才会这样。

我得到无与伦比的满足,我一个人在几百成千号人围着的球场来回巡视,如同歌星举办个人演唱会。看台上有人开始叫我的名字,有人在向我指指点点,也有人在给我鼓掌。我正在陶醉时,冷不丁有人把我手里的菜刀抢走了,扭头一看又是那个讨厌鬼保安。这次他还带着另外两个保安,加他一共三个,遇到这种没文化的人还能说什么呢?我营造的这么高大上的场面让他给搅黄了,还被连拖带拽地「送」回了家。

4

第二天一大早房门就在钥匙相互碰撞的稀里哗啦声中被打开了,老婆出现在我的床前。我没理她,依旧躺着。

「王大保,你不仅不吃药还抽上了烟喝上了酒,还到球场撒酒疯,保安半夜三更给我打电话,你知道吗?你还让不让人活了?」

说实话,我当初也不知道怎么就找了这么个没文化的老婆,我开着公司,有车有房癫痫病的后遗症的症状有存款,长的眉清目秀相貌堂堂,怎么就便宜了她。

「王大保,十几年了,你能不能好好吃药,能不能不要胡思乱想,能不能安安静静的过日子?你的狗屁公司在哪儿?你的汽车在哪儿?你的身份在哪儿?你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就是一个普通职工。你看着别人比你强,你就心理不平衡,你就没天没夜的痴心妄想,你何必呢?世上比你强的千千万万,不如你的万万千千,正正常常、平平静静的活就不行吗?非要每天异想天开、非要每天干出点彩事儿,才能显出你有本事,你有能耐?王大保,我当初怎么就瞎了眼嫁给了你,神经病!你体谅过我么?我也不容易,我年纪轻轻就伺候你,工作工作顾不上,家里家里是这股劲,离婚又离不了,你说你还要咋地?你再这么闹,这日子就没法儿过啦!跟上你我也快神经啦!」

她不说离婚倒罢,一提离婚我更来气。

「你现在就滚,老子早就不想要你了!天上下雨雷打雷,地上打铁锤碰锤,咱们现在的新社会,谁怕老婆谁倒霉。想跟我的人多了去啦,你前脚出门后脚就有一个加强连在门口排队,信不信,信不信?」

老婆把手里一串沉重的钥匙向我砸了过来,正好打在我嘴上,一摸,牙出了血。

「他妈的,老子是有身份的人,有文化的人,打人还不打脸,骂人还不揭短呢,你等着!」

我跃身一起顾不得赤条条的身体冲进厨房拿起能像昨晚一样给我带来王者荣耀的菜刀,老婆这时从卧室也跟了出来,当她站在客厅时我已把酒瓶对准自己的嘴,我要把自己的牙血和着能给我力量的酒精一同吞下,或许酒精里参点血更能激发出我巨大的能量,更能给我赢来王者荣耀般的辉煌。

待我放下酒瓶点燃一支烟冲出厨房时发现家里只剩下我一个人。

而我正在热血沸腾,无法冷静。这成什么世道了,任何人说我可以,唯独老婆不能说我。我是一个有身份、有文化、有尊严的人,什么人也能对我指手画脚?还有没有规矩?还有没有王法?我在社会闯荡,打下了一片又一片江山,公司红红火火,房子富丽堂皇,存款年年增长,座驾换了一辆又一辆,身份逐年攀升……,还有好多成功之处我一时想不起来,难道还要你们指手画脚?你们有什么资格对我指手画脚?

我越想越气愤,越想越义愤填膺,越想越有冲出去的欲望,于是我夺门而出……

5

小区的讨厌鬼保安带着四五个小讨厌鬼保安已经像阴魂一样站在我家楼门前,我一亮相他们居然都惊呆了。

讨厌鬼保安伸开双臂不知是保护他自己还是保护他的小讨厌鬼保安,或者是想试图阻拦我冲出楼门。我看了看他们又喝了两口手里的酒。讨厌鬼保安乘我喝酒指着我说:

「王大保,你放下菜刀,穿上衣服,有话好好说。」

他说这句话时我知道自己成功的荣耀再次降临,因为我听出了他向我妥协、听出了他们怕我的余音。于是我冷笑了一声说「没的商量」,便向楼门口冲了过去,他们迅疾而散空出道路任由我自由的飞翔……

刚飞了没多远看到老婆躲在拐角处,我马上向她的方向飞去,她撒腿狂奔,小区的其他人也是远远的看见我便或跑或躲。这种场景再次将我推向成功的巅峰,此时此刻我悟出一个道理:「原来成功并不难,只要赤身裸体,只要有把菜刀,便可勇闯天涯!」

6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成功」的有些累了,也「飞翔」的饿了,回到自家单元楼门前靠着楼基休息休息。楼门两旁是癫痫病吃拉莫三嗪药能治疗好吗两个绿色塑料桶,休息了一小会儿肚子叫的厉害也懒的做饭,把手伸进塑料桶里胡乱翻腾出些吃食聊以慰藉自己的肚皮。

说到做饭我想起前天做饭时煤气灶打不着火的事,对呀,现在没啥事,干脆修修煤气吧。

于是我在地下室找了一把铁锹一把洋镐来到小区围墙边,我记得那儿有一块黄底黑字的牌子,上面写着「燃气管线、严禁开挖」,贴在路沿彩色地砖上,这下面肯定就是煤气管道。我家的煤气打不着原因应该有二个,一是电池没电二是煤气不畅,我把电池已换还无济于事那就只能是第二个原因了,那不就是管道的问题了吗?

用洋镐把地砖撬起就开始用铁锹铲土,还没挖到半米深我感觉又有人把我众星捧月的围了起来,抬头一看,果不其然。我正要热血沸腾,感受再次成为焦点的成功喜悦,突然一个身影让我浑身打了个冷颤,这个人一出现我就会被关进地狱,与一帮没有文化、没有品味、没有身份的乌合之众朝夕相处,按时吃饭,按时睡觉,按时吃药,周而复始,反反复复,过着没有任何创意、没有任何光环的枯燥乏味、看不到任何希望的平庸的生活。

我从内心对这个人惧怕,他说怎样我只能怎样,他说干吗我只能干吗,说不清原因。

很快我跟着他走上停靠在人群外的急救车,刺耳的鸣叫声在小区上空响起,我透过车窗看到居民们沿马路自觉站在两旁为我送行。

天下起了毛毛细雨……

7

医院不远,很快就到。

一路我在想一个问题,为什么这个人一出现我就变了一个人?

接诊我的是老相识了,年龄不大,但是记性不佳,明明认识我却装作不认识。

她看到我说:「看上去精神状态不错。」

我说:「我也觉得自己没毛病。」

「嗯,那你来这儿干吗?」

「是他们硬拉我来的。」

「噢,先检查一下。姓名?」

我没好气地说:「你不认识我?」

她说:「这是程序,请你回答我的问题。」

我说:「打交道这么多年了你不认识我?」

她说:「请你回答我的问题!」

我说:「你拉倒吧,我刚才看见你从外面坐车进来啦,可是开车的那个男人和上次我见的不是一个人,他是你老公还是你老王?」

她说:「一派胡言,住院吧!」

她这一句话我就知道自己再也不能上演王者荣耀了,我有气无力的低下了自己高贵的头。

认命吧,不走的路还走三回呢!

————— END—————

欢迎在下方留言评论

-作者-

郭照辉

,男,1970年生,介休市作家协会理事,就职于山西焦煤汾西矿业。有散文、小说散见于《文化介休》、《汾西文艺》、《知彼文集》等网络和平台。

来源

知彼

本文首发于知彼

编辑

陈乐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