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文学 > 文章内容页

钓鱼岛事件白热化,中日如何体面收场?

来源:沈阳文学网 日期:2019-8-8 分类:民间文学

(文/钱宏)本文立论,基于中国和世界需要和平建设的需要——即中国亟需理顺内部事务;而世界亟需重建适应全球化、信息化、生态化运动的新秩序。

面对日本对钓鱼岛事件的处理方式,中国人采取相应行动,是必须的!但盲目行动,是可悲的,必须研究日本人的特性,和当今时局与时势,谋定而后动!

太平洋战争期间,美国人类学家本尼迪克特曾奉命为美军方写出参考报告《菊与刀》,揭示了日本人、日本民族的文化双重性(爱美而黩武、尚礼而好斗、喜新而顽固、服从而不驯等),成为二战后解读日本民族矛盾性格的惊世之作,行销100多个国家和地区。20世纪50年代,美国用它改造日本,80年代,世界用它分析日本,21世纪中国,当用它认识与重新发现日本。

我赞成这样的态度:关于钓鱼岛之争,其历史和现实之间一脉相承的强大联系,必须知无不言,必须言之凿凿。这是世界舆论的盲区,也是全球各地中华儿女应当发出的历史强音。但归根结底,这是中国官员和分析家的责任。

受此启发,我先就日本政府将钓鱼岛“国有化”和“中国官员和分析家的责任”问题,提三点不成系统的看法:

第一,日本人有先天岛国自卑心理和海盗危机意识,不必多说。然而,由于近代成功实行明治维新,占尽亚洲发展先机后,其自卑心理、危机心理即以过度自信和自我膨胀的形式表现出来,走上军事扩张之路,给亚洲国家也给自己带来了沉重灾难,以致成为受雅尔塔体制束缚的“非正常国家”。

现在的问题,显然已经超越了认为日本活该咎由自取的时限,而是日本谋求成为“正常国家”的联合国通道,是否堵死,而必须再次寻求军事途径(日俄战争和一次大战时期的扩军)?如果是,钓鱼岛很可能是日本蓄意挑起的一个诱饵,而绝非中国媒体人自以为是的“闹剧”。因为,钓鱼岛本来实际控制在日本手里,由归日本国民私人所有,和收归国有,并没有什么本质区别。如果这一点不实事求是地搞清楚,当代中国人将会犯历史性的错误。

同时必须看到,不能排除日本借钓鱼岛事件,试探美国的意思。因为美国在钓鱼岛问题上的态度模棱两可:一面说钓鱼岛在《美日安保条约》保护范围内,一面又称美国对钓鱼岛主权所属没有立场。

众所周知,1960年1月19日美国与日本在华盛顿签订《美日安保条约》,但至今没有机会起用。所以,日本政府和右派势力很可能要利用钓鱼岛来检验一下《美日安保条约》的可靠性:如果中日发生战争,美国不出兵为日本保护钓鱼岛,则日本就有理由拋弃《美日安保条约》,并要求美军撤离日本,成为“主权国家”申请“入联”。如果美国履行安保条约出兵保护钓鱼岛,由美军帮日本占领钓鱼岛,于是日本就彻底占据了钓鱼岛,同时打破了雅尔达体系。中国必须看到,日本谋求摆脱雅尔达体系加在日本头上的枷锁,是很正常的事。但其方式是通过钓鱼岛事件为诱饵,摆脱雅尔达体系,并拋弃《开罗宣言》和《波斯坦公告》实现改变战败国地位的诉求,其结果,再次纵容日本幻想由此向南扩张指染台湾、菲律宾、南中国海、加里曼丹……的可能。

第二,我提一个假设:在中国内部事务成堆的情况下,要不要被上述“钓鱼岛诱饵”激怒?比如在央视的“闹剧调侃”中,突然用一万颗炮弹回应“日本右翼”的“主权挑战”,并借此平息一下中国国内已经被激发得有点冒烟的民族主义情绪,以壮政府声望?

如果要,那么或许正中日本下怀,即一场中国并不想要的战争,或许最能帮助日本实现“拥有并自由使用国家军队”这个目标;如果不要,中国是否能够与日本在钓鱼岛问题上进行外交周旋的同时,考虑一种更为灵活的策略?

我指的是,假如中国注定要在全球生态文明建设中扮演重要角色,引领人类创建一个共生世界,我们的目标就注定是一个超越美国的“大中华联邦帝国”,而作为一个“大中华联邦帝国”的责任和气度,或者非但不象美国和俄罗斯那样一边需要日本的经济发展,一边用雅尔塔体系继续捏着日本的鼻子,长期不让他们顺畅呼吸,而是这样:

针对日本作为一个现代主权国家的正当诉求,中国主动支持日本“入联”,成为联合国安理会成员国?如此,美国对于日本的军事、技术、安保、资本诸多价值,势将迅速下降,而有利于中国谋求长远和平的“东亚联盟”(包括“超主权亚元区”)战略变成现实——不能想象“东亚联盟”或“亚洲联盟”的实现,可以在日本继续为“非正常国家”的条件进行。

常识告诉我们,没有一个人、一个组织、一个集团可以长期在政治歧视和限制中忍受下去,何况是在一个通行主权国家世界秩序中的国家!

再顺便说一句,那种“利用港币国际通兑的现成优势地位,以港币充当人民币国际化工具,继而成为‘亚元’,乃至取代美元霸权的试错”企图(意为成则功莫大焉,败则牺牲区区港元),既没有超越“瞒天过海”的中国式谋略,显得异常小家子气,没有大格局,又存在着极大的政治经济风险,还可能把香港特别行政区(而非区区港元),拖入一场亚洲金融大战的深渊!

第三,关于美国,我不能不提到的是:1、美国的亚洲战略,是否真的针对中国?我知道这方面确许多有力证据,且中国近年来军方、民间都有众多言之凿凿的诸如“超限战”、“三岛链”、“C包围”之说,但同时,美国亚洲战略并非直接具体针对中国的证据,也有诸多举证,如果两厢合并同类项,进行公约之后,结论是什么?2、如果日本不只是要求成为正常国家,而还存在扩张野心,那么即使完全从中国现实利益出发,让日本继续受美国制约,无论如何都是最现实也最合算且显而易见的一件事,所以,中国官员和分析家为什么要强化美国“重返亚洲”的“恶意”部分呢?

起码,就这两个问题弄清事实,都不是一个不下功夫研究,就能随意忽略的问题。最近,我为一本从CIA退休后成功创建自己商业情报公司情报官员写的一本册子《“间”道——企业商务情报的艺术》作校译,很受启发,因此,我特意为之作跋《“间”,并非等于损人利己的诡诈之道》。这本书让我相信,信息,特别是新闻信息媒体报道,并不等于真实而有价值的情报。由此,我相信这世界最最实事求是的人群,不是学者,也不是企业家,更不是政客,而是情报人员。而且,一个封闭国家改变的必要条件之一,就是当情报人员成为政治家之时,因为他们懂得再不能利用“信息不对称”愚弄本国人民。

当然,虽然美国二战以来完全改变了老牌帝国主义的地缘政治策略,即不以占别国领土作领殖民地,而是反过来扶持遭遇战争重创的弱者成长起来,成为经贸伙伴(“冷战”这个词,在这里被过分解读和误导),但今天,当美国担负世界责任(自然也得到丰厚回报)成就世界经济体系的地位已然发生动摇之际,美国是否具有往日的信心,而不重蹈二战后英国“重返中东”时所犯错误的覆辙?也是一个要考虑的问题。

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在全球化、信息化、生态化的今天,在新技术、新媒体、新工艺异常发达的今天,无论是谁,使坏的成本、谋求单边优势的成本、对抗的成本、施恶的成本,将越来越大,轻则自取其辱,成为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笑柄;重则自取灭亡,甚至整个人类同归于尽!

无论日本、美国,还是中国,机会主义的“竞图私利”斗智斗勇,都不可取。尤其是我们中国,在学习复制工商文明过程中可谓受尽了气,但也受尽了惠,而今天,要想成为有影响的世界性大国,首先要拿得出具有国际影响力的直通世界人心的思想理论,要树立魅力大国的形象,对区域事务、世界事务、全球事务有大担当、大智慧、大慈航,才有大格局!

最后,实事求是研究问题,拿出经得起时间考验的对策是一回事;避免重蹈“树欲静而风不止”的意识形态带来的现实灾难之覆辙,是另一回事儿,不是吗?

然而,收集中国媒体昨天的头条看看,已经没有给和平解决留多少余地了,不管背后的点火者是否别有用心,但如果既已成势,就只能顺势而为了,也就是说,在钓鱼岛之争的问题上,恐怕真的管不了那么多啦!

如果战争不可避免,那么,也许迟打不如早打!

不就几个无人居住却又关乎主权的小岛么?好说,方式有二:要么万炮齐发,将其轰平到海平面一米以下,让它永远消失在太平洋上,消除争端祸根;要么突派海峡两岸中国联军直接占领钓鱼岛,而后交台湾管理,别跟日本人一样绕来绕去玩“购岛”把戏!

而且,既然用行动首倡保钓者是台湾,中国联军也应当由台湾军人主导、大陆军人辅助,总指挥也应当由台湾将军担任——迅速组建联军占领钓鱼岛,既有现实意义,更有象征意义,很可能成为海峡两岸走向政治统一的真正开端!一支由台湾领导的中国联军拿下钓鱼岛的好处是,可以避免美国逼迫履行《美日安保条约》直接界入与中国作战,因为美国《与台湾关系法》同样对台负有义务,美国只能充当调停人角色而不能直接对中国宣战。但前提一,是台湾愿意和大陆组建联军;前提二:中国联军有把握速战速决打赢。

可是,这个事件之后呢?中国成堆的内部事务因此改变了吗?中国的国际环境因此改善了吗?重建全球生态语境下的国际新秩序等当今时代的重大问题,找到方法了吗?恐怕还是依然如故原事在!

因此,面对当今如此复杂的周边局势,面对亚太地区的崛起,尤其面对中国自身堆积如山的社会问题,我们当胸怀大局,谋定而后行,我们当呼唤中国的战略思想家、政治家、实业家——这是人类历史上又一个需要巨人而且必须产生巨人的时代!

说到这里,请允许我再引述一下《共生宣言》:

【回顾人类历史,环顾崛起大国,审视时代大势,唯有伟大的思想家、伟大的政治家与伟大的实业家互相耦合,形成巨大的社会合力,才能再造中华文明的新辉煌,对人类有较大贡献。

伟大的思想家能够创新思想源代码和新范式,升华时代精神,给当下文明以活的灵魂,亦即发现时代主题;伟大的政治家,能够与思想家激荡,力挽狂澜,给国民以新的梦想、认同与期许,并设计可行的程序,辅以强大的制度与组织力量,形成浩荡的政治风尚;而伟大的实业家,则善于因应时势,夯实根基,通过修正市场源代码,将思想家的所思与政治家的感召,转化为全社会的自组织行为,并通过理性交换规则创新体制、机制释放社会精神体能的磅礴创造力。】

今日中国,何时才能出得来属于我们这个时代的大战略家,即富有大改良、大格局、大担当的战略思想家、战略政治家、战略实业家?

作者简介:钱宏,中国潮流生活周刊《双休日TOUCH》杂志社社长、总编辑。

常用的癫痫治疗方法有哪些呀郑州治疗癫痫哪家医院好癫痫病治好了需要注意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