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浪漫青春 > 文章内容页

这样的官往往笑到最后

来源:沈阳文学网 日期:2019-5-4 分类:浪漫青春

(明)张瑞图《书严嵩过永宁高座二寺五言诗扇》

夏言与严嵩都担任过明朝的“宰相(首辅)”,二人是同乡,曾经也是好友。官场上的夏言与严嵩,其实都挺能“干事”,但“处事”风格大为不同,二人的经历也从此显出各不相同的曲折。

明嘉靖朝最突出的外患,是所谓的

“南倭北虏”。倭患的直接起因是海禁,当时的首辅夏言,认为“倭患起于市舶”,结论是如果没有对外贸易,日本人就不会来到大明,也就没有“倭患”。夏言力主撤销置市舶司,结果合法的贸易没有了,只能依赖走私,海商转变为“倭寇”。严嵩推荐赵文华督察军务,启用了抗倭名将胡宗宪、阮鹗、戚继光等,成功地解决了倭患问题。

北方边患,困扰明朝竟二百余年。瓦剌瓦解,鞑靼兴起,

北虏南侵劫掠,双方军事冲突不断。夏言与严嵩,前者主战,后者主和。北虏问题的最终解决是在隆庆四年(1570),俺答孙把汉那吉与明廷和议,双方建立通贡关系,体现的仍是“主和派”策略与思路。

河套地区自景泰年间起即被鞑靼部落占据,不仅养肥了他们的骑兵战马,更成为其南下的一块跳板。

夏言与三边总督曾铣力主收复,严嵩及翁万达、唐顺之等则不赞成。夏言与曾铣成功地实施军事行动

,但是,

夏言这一次“干事”很成功,结果则完全相反——他败给了严嵩。

严嵩像

明世宗天性猜疑,“驭臣术”是其机谋的核心。嘉靖二十一年(1542)五月,严嵩便以一桩小事击倒夏言。明世宗痴迷玄修,还特意制作了五顶沉香木的黄冠,赐给夏言、严嵩等五位最亲近的大臣。严嵩则将其视为殊荣,只要是公开场合,都紧紧戴在头上,还特地用轻纱笼住以示郑重。夏言觉得戴着道士帽上班很丢人,不会“处事”,明世宗一怒之下让夏言回家,翟銮取而代之,严嵩入阁。

两年后,严嵩取代了翟銮成为内阁首辅。但严嵩的好运只维持了一年,嘉靖二十四年(1545)十二月,夏言再次复出,成为内阁首辅。重新上台的夏言,依旧不会“处事”:在内阁,夏言连公文都不让严嵩看,还不时给严嵩脸色瞧。在单位食堂就餐(堂馔),夏言与严嵩的桌子正好是面对面。夏言觉得单位食堂的伙食太差,喜欢从家里自带美味。高兴时,夏言大声招呼同僚们过来分享,但就是不叫对面的严嵩。“干事”不“处事”,夏言与严嵩的关系越闹越僵。

夏言致李年兄札

嘉靖二十七年(1548)春,陕西澄城地震,京师又狂风大起,负责天象的官员称是上天示警。朝政有什么问题呢?或是大臣“擅权自用”扰乱朝政。第一嫌疑人,被锁定为首辅夏言。官员们对夏言

群起而攻之。这些人力倒

夏言,并不是给严嵩帮忙,而是有怨报怨。夏言的清正廉洁是有名的,但严嵩的跋扈专横也是有名的。大权在手,夏言太不注意如何“处事”了

嘉靖二十七年(1548)十月,夏言被问斩于西市。血雨腥风中,严嵩重新出任内阁首辅。

严嵩本是一位“处事”高手,但也有失手的时候。世宗崇奉道教,痴迷玄修,为了炼出长生不老药,宫女半夜就要起来采露水,还要被取经血,真是受不了。嘉靖二十年(

1541

),宫女杨金英等企图用丝带勒死世宗,慌张中丝带打成了死结,明世宗大难不死。

“宫婢之变”,导致明世宗搬家住到了西苑。而在西苑永寿宫,明世宗又被吓得不轻——嘉靖四十年(1561)十二月三十一日晚,明世宗与尚美人举行烛光晚会,尚美人突发奇想,要在寝宫里燃放焰花。世宗觉得这是个好主意,但安全工作不到位,引起了火灾。明世宗逃了出来,寝宫当然是没了。

明世宗为此临时搬到了玉癫病患者的症状表现有什么熙殿,这里的居住条件肯定差了许多:地方不宽敞,还比较潮湿。世宗特意找来严嵩和徐阶,问他们如何重修永寿宫。严嵩是首辅,徐阶是次辅,徐阶当然是不表态。这时的财政相当紧张,奉天殿、华盖殿、谨身殿三大殿正在修建,哪里还有钱开工重建永寿宫?明世宗要换住房,严嵩想起了一个不错的地方:南宫。

徐阶像

严嵩本宿迁哪个医院治癫痫专业是一片好心,图个节约,但是犯的却是低级错误——南宫,

“逊位受锢之所

,当年明英宗被也先俘虏,放回后就被明景帝安置在那里。为皇上选这么不吉利的地方,严嵩太不会“处事”了。

徐阶很会“处事”,立即顺着皇上的意思表态:三大殿工程确实浩大,但

余料

”也很多,综合

利用,既省钱,又能修复永寿宫。余料都可以修一座宫殿,如此浪费,负责三大殿工程的官员,完全可以全部杀头!

徐阶“处事”圆滑,尽管不靠谱,却令世宗龙颜大悦。徐阶从此对严嵩取而代之,最终又将严嵩置于死地。

历代宰相,往往都是“干事”的好手,同时也是“处事”的高手,否则都很难结局“圆满”。明朝是这样,唐朝也是这样。

武则天当政时期,先后出了

70

余位宰相,有的掉“帽子”,有的掉脑袋,最成功的只有一位——娄师德。

娄师德画像

娄师德(

630

699

),字宗仁,郑州原武人,唐朝宰相、名将。《新唐书·娄师德传》载:“(娄师德)尝与李昭德偕行,师德素丰硕,不能遽步,昭德迟之,恚曰:‘为田舍子所留。’师德笑曰:‘吾不田舍,复在何人?’”这意思是说,娄师德有一次与宰相李昭德同行,因为身体很胖跟不上李昭德。李宰相脾气比较大,怒骂娄师德:“你个乡巴佬!”

被人骂“乡巴佬”,娄师德一点不在意,还顺着宰相的意思说:“我不是乡巴佬,谁配当乡巴佬?”自嘲化解尴尬,娄师德挺善于为人处事。事实证明,李宰相在这一点不如娄北京看癫痫病那个医院排名好师德,所以后来被武则天给灭了。

狄仁杰是武则天朝的著名宰相,其实狄宰相也是坐过牢的。宋王谠《唐语林》载:狄宰相曾经瞧不起娄师德,娄师德则对他一直以礼相待。有一天,武则天将娄师德癫痫病有哪些药物治疗推荐狄仁杰的奏章给狄宰相看,狄仁杰惭愧不已:娄公盛德,我被他宽容相待却不知道,跟他比我差得太远了!

娄师德善于“处事”,其实也很能“干事”。娄师德有“军人宰相”之称:唐高宗时征讨吐蕃,由于唐军不适应高原作战,作战初期屡屡大败。娄师德来到前线后,于外交、军事上妥善处置,创下了“八战八捷”的战绩。

《唐会要》中,娄师德与房玄龄、杜如晦等三十七人被唐德宗定为宰臣上等,也是官场之中不多见的荣登高位又能笑到最后的人。人际复杂,能引人注目的往往是“干事”,易遭人忽略的往往是“处事”。隐性的“处事”较之于显性的“干事”,其实更难,也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