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华作品 > 文章内容页

这个世界,并不会辜负你的努力

来源:沈阳文学网 日期:2019-8-7 分类:精华作品

文/谢可慧

前些日子,一个颁奖礼上,王凯有一段话,几乎让人感动得落泪,他说,最后,我还要感谢一个人,那就是我自己,我要感谢那十年中的我,无论遇到怎样的困难和挫折,我坚持过来了。我未曾放弃。那一夜,无数个讨论组里在传这句话,而那一夜,我也在朋友圈里发了一句话:多谢曾经人间冷暖,如今懂得知冷知暖。

【1】

我人生的第一个低谷是在十五岁,而也是那个时候,我第一次懂得你所希望的相安无事,最后不过是演变成了形单影只。

我刚进中学的时候,特别受到老师的关注。因为高,因为瘦,因为成绩好,也因为还有点才艺。你知道对于青春发育期女生最好的鼓励,根本不是奖状,而是广播台里老师念出的名字,以及文艺汇演时你永远站在第一排,你那时已经懂得别人的羡慕,也知道所有人的注目,比什么都重要。我的急转直下来自于两件事。

一件事是莫名其妙地被“早恋”。关于这件事,我到现在都没有机会澄清,当然,那个时候更没有机会。几乎所有同学都认定了我喜欢的对象,并且值得讽刺的是,她们觉得那个男生并不喜欢我,且幸灾乐祸。老师也是这样认为。当时的班主任和语文老师对我父母说:她就是太自作多情,人家男孩子根本不喜欢她。这是原话。母亲很生气,她生气于老师对自己女儿的贬低,也生气于自己女儿的自甘下贱。那个学期,我从全班第五名下滑到了20名。

另一件事是来源于我身体的变化。那一年,我从100斤胖到了130斤,不明缘由。现在,我每每看到那些戴着眼镜,穿着校服,拖着肥嘟嘟脸的女生,一甩一甩自己身上的肥肉,我都可以清晰地脑补出当时自己的样子。青春期简直对我太残忍,学生时代,对一个女生自信心的摧毁,从来不是成绩,而是形象。那个曾经被传绯闻的男生对我唯恐避之不及,而我也从来不敢抬头看他,仿佛一对视,就是一种无形的嘲笑。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度过那段时间的。我觉得自己特别像一个从主角变为没有资格上场的替补,我坐在冷板凳上,捂热了一遍又一遍,看到的也不过是侧目而已。但我还是特别感谢那个时候的自己,从来没有自暴自弃,冷板凳虽冷,但心始终用心温暖自己。

在没有朋友的时候,一个人去食堂吃饭,一个人去做课间操,一个人跳绳,一个人投篮。我不介意自己高高的肥胖的身材永远没有搭档,也没有人愿意搭档。我上课还算认真,因为我知道,如果我不会做题目,根本没有机会去问同学。包括老师,她后来从来没有关注过我,除了我还算不错的成绩,可以为班级在全年段前100名争得一席之地,但始终没有任何评奖评优的资格。

可我总是笑嘻嘻的,我不想用我一脸的悲伤让那些不喜欢的人得意忘形,我想用笑容感化我自己,哪怕常常一个人。

有一个任课老师很喜欢我,她若干年后碰到我,问我,为什么那时总是看我上课特别忙碌?我说:就是如果你独自在家开火,没有帮手,是不是手忙脚乱。她说,你可以找我帮忙。

我说:你有那么多学生,我不想为难你,所以依靠自己。

多年之后,有人说我看上去总是一脸咬牙切齿也要扛下所有事的样子,我说,因为只有自己是永远不会离开自己的。

【2】

这一段是一个很小很小的故事。

我大学读的是本地一个二本院校,非常不知名,非常。我小时候,一旦考试成绩考坏了,奶奶总是会吓唬我:读书那么差,以后就只能读某某大学。小地方的人总是很奇怪,对外面的世界更加憧憬,所以变得神圣,而对于自己城市所拥有的一切,仿佛是没有本事跳出这个地方的人才苟且偷生的地方。

真是不巧,我就是这样在考了一个二本分数之后,义无反顾地填了本地的学校,并且至今引以为傲。

但亲戚不是这样认为。也算是一个远亲吧,她之前并不知道我在本地的大学读书,然后我们在一个很偶然的饭局上碰面。觥筹交错间,相谈甚欢。她也猜出我快毕业了,于是问我在哪里读大学,说是有好工作可以介绍给我。可当我报出学校名字的时候,她沉默了。当时,整个饭局的气氛一下子陷入了尴尬,身边的亲戚包括我的父母都不知道如何收拾场面。她说了一句:现在这种地方院校,毕业的话,工作很难找,一个月1000元都没人要。

后来,父亲说,他当时差点把杯子砸过去。他自然是容不得别人这样说自己的女儿,女儿再丑,也容不得别人的奚落。我没有说话,这场局马上就上了面和饭,然后大家吃了主食就各回各家了。

毕业后,也算是运气,同年,我研究生的成绩也不差,()同时还获得了一份固定工作。当然,我选的是后者。我不想说我大四是怎样的在所有人离开校园之后,一个人睡在冰冷的寝室里,周围的人都出去实习了,而我读书、背英语,然后空了还要写各种稿子,在不确定的未来里孤注一掷。但我一直记得她的那句话,我努力不是为了反驳她,而是为了让自己活得更好。

后来,我碰到这个远亲,她假装若无其事的样子,照样与我推杯助盏。我也从未提起这件事。但我始终记得她再次遇见我时的一脸无措的样子,一直到我和她拍了拍肩膀才化解。有些时候,你所有的底气来自于你自己,与别人能够一起坐下来谈笑风生的底气也来自于你,你抵御所有不屑最好的武器从来不是拿起盾,而是拿起武器,与她不动干戈,也交流自如。

【3】

我初写稿的一段时间,也经历过一段海投。海投实际上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就像是你突然掉进了河里,等着有人支来一根蒿拉你上岸,可是他只有一根,所以不一定属于你。

其实,我投稿还算顺利,最开始,差不多投出去五篇,能录用一篇。有一些很负责任的编辑会主动给我写信,告诉我退稿,叫我另投,当然,大多数报刊都是石沉大海。很长一段时间,我几乎快坚持不下去了,人再大的决心也是会被击倒的,更何况一个试水的。

那一年,我碰到了一个编辑,几乎成为我人生的转折点。那个时候,还没有写专栏,也没有大量的约稿,通过海投能够发表,可以激动许多天。编辑是一个很高冷的编辑,一直到现在,除了有稿件发给她之外,我们很少聊天。

但她非常尊重作者的稿件。我发给她文章之后一个小时,她就回复我用稿信息,并且给我打来电话,她的原话是:我觉得你的文章非常好,如果可以的话,欢迎多给我们投稿,你可以开一个专栏,非常欢迎。

作为一个小作者,我几乎一整夜没有睡好。倒不是自己上岸的喜悦,而是你觉得这个世界,并不会辜负你的努力,也不会因为你的默默无闻而不给予你希望。以及,你开始确定这个世界,你有遇到好人的希望,并开始努力成为一个好人。不久之后,我开始写专栏,渐渐地许多专栏也开始来与我合作。

现在,与这个编辑的合作一直都在。她时常问我,为什么一旦版面没有稿件,与我联系,我总第一时间愿意写,哪怕稿费并不高。我总矫情地说:因为想和你一样成为一个好人啊。

张爱玲说:如果你认识从前的我,一定会原谅现在的我。每一个现在的自己,其实都是过去自己的拼凑,你曾经的好,你曾经的坏,你曾经哭过,你曾经笑过,其实一直都在,并生生不息。我想说,多年之后,当你尝尽人生冷暖,你的心灵便是一个巨大的感应器,你无须控制也无须刻意体会,它应对自如,便也保你无虞。

作者简介:谢可慧,生于绍兴,85后,写字人,专栏作者,也写小说,但羞于出手,常自存。新浪微博@谢可慧的村庄,公众号:秋小愚。

西安有哪些癫痫病专科医院天水治癫痫病比较好的医院武汉哪里治癫痫最好